娱乐 > 故事:我未婚生子被众人辱骂,分别多年的初恋出现说我是他的女人
故事:我未婚生子被众人辱骂,分别多年的初恋出现说我是他的女人
2019-12-02 08:41:27 点击数:1075
【字体:

应用作者简贤·斯奇每天都在读一些故事

钟少眠回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钟了。她没洗澡就在床上睡着了。她的脑袋空了一会儿。她太累了,真的不想想任何事情。

“你一开始就应该跟随包华大师和他的家人来香港。现在你不必每天都这么努力工作。”

走进她的房间的发言人是陈毅,她从小就为何家服务,自从何家搬到香港后就一直照顾钟少眠。

钟少眠听到包华大师的这四个字,眨了眨眼睛,然后起身拿起陈毅为她准备的睡衣,向浴室走去。

“陈毅,如果我跟他们走了,你会怎么做?我们活了这么多年,不是吗?”钟少眠看着陈毅的小衣服,伸手摸了摸。“我受不了了。”

在浴室里,钟少眠脱下外套,看着镜子里背上的一大块瘀伤,久久不能入睡。

今晚卡拉ok酒吧里有个喝醉的客人捣乱,说钟少眠跟踪他是为了确保她每天都吃得饱饱的。

这时候钟少眠嗤之以鼻,“郝老板,恐怕你十五婶会难过的。”

“管他们呢...太多了。夜莺,不管怎样,今天我...就是决定你!”因为喝了酒,郝老板开始语无伦次。

“郝老板,我知道你很有钱,但是我不喜欢和其他女人分享我的丈夫。”钟少眠穿着一条华丽的高叉旗袍裙,笑容灿烂,声音有些俏皮。

钟少眠像是若有所思,建议道,“还是?你应该先写下15份缺勤证明。无论如何,郝老板也说我必须去,我会毫不犹豫地和你一起去。”

郝老板一直是个好色之徒。他经常在人们面前夸耀他的妻妾。听了钟少眠的话后,他恼羞成怒。“你只是个妓女。老子是上海最富有、最有权力的人。看中你是你的福气!”

钟少眠也不生气,但在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后,他很自然地说:“郝老板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你……”他喝了很多酒,还没说完就醉倒在地上。

钟少眠刚刚在郝的耳边说完,就看见卡拉ok酒吧老板站在他身后,拿着雪茄盯着自己。

“夜莺,你对郝老板说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确定郝老板是否真的想让我做他的16个姑姑。”

“夜莺,到我的办公室来!”老板显然有点不高兴。

站在画眉一边的张庆友,翘起兰花手指,故作姿态,“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?原来,老板心情不好,有这么多麻烦!”她的名声一直在钟少眠身后。

张庆友看到钟少眠走向办公室,故意推着舞台上的重量级道具。

舞台已经结束,大部分道具已经卸载。等待移动的道具现在看起来摇摇晃晃。这时,张庆友的嘴角露出一丝暴力。最后,道具被强行砸在钟少眠身上。

场景有点混乱。这时,有人跑过来,把道具扔到了一边...

钟少眠在床上翻来覆去。包华不是帮助他的人。

他似乎变了很多。他穿着西装,身材挺拔。

“怎么会?你伤到自己了吗?疼吗?”在他问了三个系列问题后,他抱起她,跑到医院,没有等她回答。

当时,钟少眠可能被蒙住眼睛,过了很久才摇摇头。她想说如果她想接吻,就不会痛。但是她看着他,凝视着他深邃的眼睛。

过去就像放了很久的一杯水。即使过了很多天,人们还是忍不住喝水解渴。有一段时间入口凉爽清新,然后就会失去控制。

钟邵勉当时17岁,她站在那里,穿着一件小洋装,刘海自然蓬松,风会微微动。

傻乎乎的她傻乎乎地对包华微笑。她看起来像一个受惊的女孩在拍照。太美了。

“他是包华!”

“嗯?”

"没什么"钟少眠说着,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就跑了。

谁知道呢,她不小心踢了什么东西,摔倒在地上。

他包华这样看着她,带着嘲讽的语气,“地上的灰好吃吗?”

当她听到他说的话时,她感到非常痛苦。她一脸痛苦地拒绝站起来。“他包华,你……”然后“啊啊啊”直接弹到靠坐在地上撒娇,嘟着嘴,“我受伤了~你能把我拉起来吗?”

他包华把她拖到他身边。两个人用四只眼睛互相看着。钟少眠向前推了推脚。“人们想互相亲吻。”

他没有吻她,而是敲了敲她的额头,“钟少眠,你感到羞耻吗?”

一想到曾经如此天真,钟少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失去了倦意。

回忆起,那时候令人难忘。

"包华,你觉得赵的云信怎么样?"

他包华只是挑起了他的长睫毛。“非常好。”

“妈妈也喜欢云信。”

当时,手里拿着一盘甜点的钟少眠站在门口,没有进去。原来,她一脸喜悦。然后她回到厨房,把甜点递给陈毅,走回自己的房间,藏在被子里,突然哭了起来。

妈妈他对钟少眠很好,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母亲和包华的友谊不是兄妹。

睡着后不到一刻钟,钟少眠被稚嫩的叫声惊醒。

“妈妈,妈妈~”三岁的男孩爬上床,钻进被子里。他的声音甜美圆润。

迷迷糊糊中,钟少眠拧开灯,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脚,“花,你为什么不穿鞋?地板很冷,不穿鞋你会感冒的。”说完,她用手帮他热身。

“我怕我走大声的时候会吵醒奶奶,否则她不会让我去找妈妈,但是华华很好,不会对妈妈发出任何声音。”说完,他用小手紧紧地抓着钟少眠,用大眼睛看着她。"妈妈,你能早点回家帮我洗澡吗?"

“是的!”钟少眠拍拍他的背说:“这些花真可爱。妈妈能给你唱歌吗?”

“是的!妈妈唱得最好!”花紧紧地贴在钟少眠身上,头贴在她脖子的位置上睡觉。

十一岁时,她的父母都在海上遇难。

13岁时,她和她母亲的密友被寄养在一起。

18岁时,她拒绝了他母亲的好意,没有和他们一起去香港。

22岁时,她成为上海最著名的歌手。每个人都喜欢叫她夜莺。

在她耀眼的美丽背后,有人经常讽刺地说,很遗憾,有魅力和才华的钟少眠成为了一名歌手。然而,不管别人怎么诽谤她,有这么一个热心的小人让她对生活充满热情。

“哦,这不是郝老板最喜欢的,他仍然坚持要做他第16个姨妈的夜莺。我差点忘了昨晚从香港回来的包华正带他去医院!”正在补妆的张清友又生气了。

“啊!画眉,你变胖了吗?”钟少眠听了她的语气。“你看你的肚子鼓鼓的。我说当你今天穿着旗袍表演时,有多奇怪?”

张庆友暗自咬牙切齿,钟少眠你这个贱人,活该被背后议论,转念一想,不应该被她发现吧?

这时,休息室外面的声音很嘈杂。

“夜莺在哪里?滚出去!”

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人说:“郝老板,夜莺,你想先躲起来吗?”

"他来找我了。"钟少眠给了小宛一个安心的微笑,“下一个节目是给你的。去准备吧。”

“你的老板在哪里?你知道金格门的夜莺有私生子吗?笑话,这是个笑话!”

钟少眠隐约听到了什么私生子?她的心怦怦直跳,她认为他醉得记不起昨晚他说了什么。

然而,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听到郝老板之后发生了什么。然后,卡拉ok酒吧的老板和何包华同时走进休息室。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,齐怀特一会儿杵敬乐门是红十字会的?你什么都不在乎吗?”老板确实是老板。他盛气凌人。他看了一眼张庆友。"画眉,现在不是你上台的时候吗?"

"我们刚要走,就听到了噪音。"画眉没有刚刚满意的样,便起身走到幕后。

"南丁格尔,唱你自己的歌,别管闲事."卡拉ok酒吧的老板说。

他包华再次出现在她面前,导致钟少眠失去理智。他过了一会儿才做出反应。他回答,“是的,老板。”

下午四点钟,他们沿着上海街道上的电车轨道散步。

“你还是那么帅。”钟少眠差点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噎住,忍不住拍了拍嘴巴直骂自己,怎么还像个傻瓜。

“邵勉……”他包华摸了摸她的头,溺爱她。“你还是那么可爱。”

他把包华放在她头上的手移到她的嘴唇上,然后他的嘴唇慢慢地碰到她的嘴唇,一股电流直冲心尖。

他的热情依然如故,他的情感依然如此清晰。

如果那天钟少眠没有看到他和赵云信愉快地聊天,他会误以为包华只是他自己的兄妹友谊。如果那天晚上他们两个没有一起偷偷喝酒,如果他们两个都没有喝醉,那么故事将是她只是吹了他的风,他是一个她不敢说的秘密。

电车驶来的声音让钟少眠睁开眼睛,后退了一步。"嗯,你想在家吃顿便饭吗?"

他包华皱起眉头,去吃了一顿家常便饭。去看她的孩子?或者你想和她丈夫谈谈?

啊,我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好笑,在眷恋中?

钟少眠观察到他眉头紧锁。他不想去吗?

“你为什么邀请我?”

被何包华这样的问题,这个问题僵住了钟少眠。

所以钟少眠撒了个小谎,“陈阿姨很想你。昨天我告诉她你已经回上海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先登上电车,看见包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心里有些失落。汽车正要开动。她转身看着汽车的前部。

当电车走了一会儿时,他包华赶上了他。当他跳上电车时,他的胸部正好撞上钟少眠,钟少眠听到声音转回来。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,她的心像鹿一样怦怦直跳。

前面的房子仍然是,只是常春藤遮住了庭院的墙壁,燕子之间的横梁仍然在那里,就像回到老朋友身边一样。

“陈阿姨,看谁来了!”钟少眠换了鞋子,表示不用换也可以。

包华发现家里没有男式拖鞋。

“是谁?”陈毅走出客厅,抬头看到了何包华。她又惊又兴奋,跑过去握住他的手,上下打量。“包华少爷!你什么时候回上海的?”

他包华回到陈毅身边,看着钟绍勉。“你不是说陈毅知道我回来了吗?”

钟少眠尴尬地笑了笑。“也许我错了。”

“妈妈~”一个小男孩站在二楼的窗户边喊道。

“花?”他包华想知道,他的目光落在那个跺着脚下楼的小个子身上。哦,她的孩子。

“好吧,孩子。”钟少眠以为他想问是男孩还是女孩。

“我能看见它。”

他包华看着面前的小男孩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晚餐由陈毅安排,他还专门做了一桌他包华喜欢吃的菜。

钟少眠看了一眼何包华。他仍然不喜欢在餐桌上说话。华华也是。他们俩都很安静。

"妈妈,你答应今晚帮花花洗澡."小华吃完后从凳子上滑了下来,撒娇地摇了摇钟少眠的大腿。这不像何包华。

"哗啦哗啦,奶奶能帮你洗吗?"陈毅威胁要把他抱在怀里。

“奶奶,你不总是说当你向别人保证时你必须遵守诺言吗?”花花撅着小嘴,看起来很可爱,“妈妈昨晚同意了我。你必须信守诺言!”

钟少眠把花放在腿上,刮了刮鼻尖。“好~”

“你这个聪明的小家伙,我记得包华少爷小时候没怎么打扰别人……”

这时,钟少眠轻咳了一声。

陈毅意识到她泄露了自己的话,很快就把一条鱼放进了包华的碗里。她问,“你和你妻子一起回上海了吗?”

包华回答说:“不,他们还在香港。”他看了一眼钟少眠,钟少眠低头吃饭,喂着鲜花和蔬菜。

"陈毅做的食物仍然和以前一样."

“包华少爷下次想吃陈毅的菜就回家。陈毅会给你煮的!”当陈毅听到包华大师还在读他做的饭时,他非常高兴。

确实是家。

房子以前的门牌上写着是什么房子,但钟少眠没有和他们一起去香港。这房子留给他们两个住,所以还是原来的房子。

"华华,洗澡后你想做什么?"钟少眠把沐浴露泡在脸上。

听完妈妈唱的歌,上床睡觉吧!花和花坐在一个小浴缸里,挥舞着它们的手,水面上的玩具黄色鸭子紧随其后。

浴缸里的水和泡沫泡沫被花溅得到处都是。钟少眠穿的旗袍也湿了。“花儿,住手,花儿~”

华华高兴得咯咯直笑。钟少眠很幼稚,无法阻止华华。最后两个人一起玩泡泡。

浴室的门稍微开着。他包华把手伸进两边的裤洞,听着里面的声音。

钟少眠回头发现他正看着他们的母子,所以他要求华华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。“你不是说你回去了吗?”说完,他用毛巾把花擦干,然后给它们穿上衣服。

他包华俯下身,让她把花捧出浴室。“陈毅说你没结婚?”

钟少眠突然收紧了他抱着花的手臂。“还没有,但是我可以结婚。”

“这些花是什么?”

“我出生了。”说完,钟少眠把花放在床上。

包华没有再问任何问题。他静静地呆着,她的嘴朝上,品味着她刚刚说的话:她仍然可以结婚。

钟少眠逗着床上的花。她感到不舒服,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。原来她在浇花时被溅了一身水。

"我先换衣服,然后给你送行。"说完,他在衣柜里找到了一件干净的衣服,然后去了洗手间。

华华打开抽屉,拿出一本书,悄悄地请他过来。

“叔叔,这是你吗?我妈妈经常看着这张照片,有时发呆,有时咯咯笑,有时悲伤。”

“你喜欢吗?”他包华看了看照片,然后看了看花花的眼睛和嘴巴,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“就像!”花精灵和鬼精灵在包华耳边奇怪地低语了几句后,眨了眨他们的大眼睛。

这时,从浴室出来的钟少眠有些困惑地拿走了华华的相册。“华华,你要睡觉了。”

“不,我想听妈妈唱歌。”华华用被子遮住脸,好像她做错了什么,不停地说她必须在睡觉前听妈妈唱歌。

钟少眠挠他痒痒。“好~”

哄花入睡后,钟少眠和包华站在门口说:“谢谢你。”

他包华问,“为什么?”

“关于卡拉ok酒吧。”说到这里,钟少眠想转身进门,却听到他说:“跟我走。”

她站在原地,想着回家穿件外套,因为今晚外面有点冷。

然而,包华的西装和夹克落在她身上,她只觉得背后很温暖。他把手伸进裤兜,向前走去,他的声音在夜里特别清晰。"你的广东话发音和住在香港的人一样标准。"

钟少眠闻到了肩上淡淡的烟草味。她只是直接穿上这件外套,这让她看起来像只小猫。

她轻快地跟着他。

他放慢了脚步,很自然地拉着她的手,他像一个月一样弯起唇角,温柔。

钟少眠的神经像触电一样。她低下头,握着她的大手盯着他。“我...我注册了一个语言班,学习了两年。”

"我靠唱歌吃饭,自然我需要多种语言的歌曲."钟少眠怕自己识破,连忙补充道:“除了广东话,我还会说英语、闽南语和法语……”

事实上,看透或不看透并不重要,但她快速的解释和她数出自己所学语言的方式更显示了她的可爱。

"你寄的信没有提到花."

“花花……”她下意识地挠了挠耳垂附近的脸,纠结如何回答。

他包华能感觉到她手里的汗水,所以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他们走了一会儿。

最后,他包华停下来说,“今天到此为止吧。”

钟少眠指着他握着的手。

包华轻轻地松开她的手后,她似乎有点尴尬,脱下裙子,想起她穿了他的外套,然后脱下来还给他,“那我先回去,你在路上应该安全。”

"很好"

昏暗的路灯下,钟少眠的影子画得很长。她想转身冲向他,对他说:“包华,我学广东话不仅是为了唱歌,也是为了想你,想你,想你。”

他包华看着她往回走,直到门关上,然后他才拿出香烟点燃。

早饭后,钟少眠拿起报纸,看了最新消息。

"包华大师将在上海呆几天?"

“他说他只是回上海谈一会儿生意。他应该会在未来两天返回香港。」

“那你打算和他谈谈吗?”

钟少眠当时没有回答陈毅的问题,而是皱起了眉头。

今天的报纸上写着一条令人印象深刻的消息:“荆勒门夜莺,来历不明的私生子。”

拖着地板的陈毅看到了这些字,从钟少眠手里接过报纸,忍无可忍。他说,“谁写的花和花是私生子,简直是乱说!华华的父亲是我们的主人包华!”

“陈阿姨,是不是因为我,我做错了什么让华华成为所有人的私生子?”

陈毅看到她的眼泪突然落下,疯狂地抱住了她。“你做得很好。陈毅认为最勇敢、最正确的事情是邵棉小姐生了花。”

钟少眠突然笑了,“是的,有花是我最骄傲的事。”

于是她抹掉眼泪,提着精

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 山西11选5 快3娱乐